当前栏目:最新资讯

  独家|金力泰实控人刘少林被刑拘,背后闪现配资大佬李跃宗身影

  作者:张丽华

  金力泰(300225.SZ)12月14日晚间公告,海南自贸区大禾实业有限公司(下称“大禾实业”)股东刘少林因其个人涉嫌合同诈骗罪,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,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。

  三季报显示,大禾实业是金力泰第一大股东,三季报末持有公司股份数9.41亿股,占总股本比例为15.04%。刘少林是大禾实业持股99.3%的股东,后者100%持有金力泰。

  2020年5月至11月,金力泰股价翻了近5倍,是当之无愧的“大牛股”。而就在公司发布实控人刑拘一周前,大禾实业减持套现3亿元。二股东9月至12月期间,也减持套现2亿元。

  11月下旬以来,A股市场包括仁东控股(002647.SZ)、大连圣亚(600593.SZ)、朗博科技(603655.SZ)等在内的一批股票集体暴跌。第一财经曾独家报道,一位85后场外配资大佬李跃宗,涉虚拟盘被浦东警方刑事拘留(参见《独家|虚拟盘大佬李跃宗被控制,或与仁东控股坐庄有关》)。上述崩盘股票,李跃宗参与的数量可能不止一只。

  而金力泰的背后,也闪现有配资大户李跃宗的身影。

  纵观金力泰这几年实际控制人变更,以及资本运作痕迹,背后控盘人通过国资背景机构的“进与出”,让国资背景机构“亏损6亿出局”;通过资产重组消息的“收与放”,收集“带血筹码”后再放出利好拉抬股价的操纵手法,更是清晰可见。

  事先套现?

  一周前,大禾实业刚刚减持金力泰套现。12月9日,大禾实业集中竞价减持金力泰股份2050万股。以当日股票均价15.38元计,大禾实业套现3亿元。

  回顾其交易过程,可谓“连马甲都懒得用”——大禾实业亲自上阵于低位买入并高位卖出自家股票,上述减持股票,系大禾实业于2018年6月22日、2019年11月29日、2019年12月6日分三次买入,以这三日股票均价计5.63元计,大禾实业减持的这部分股票成本只有1亿多元,此番抛售,净赚2亿元到手。

  金力泰是今年以来股价翻近5倍的“大牛股”。该股今年5月下旬自5元多/股启动,一路飙涨至11月中旬的近25元/股。

  另外,2020年9月3日至2020年12月9日期间,二股东绍兴柯桥领英实业有限公司减持公司股份1518万股,套现逾2亿元,剩余股数为3293万股,截至发稿时市值仍逾4亿元。而其全部持股成本只有3.91亿元。

  联手坐庄?

  12月10日,第一财经曾独家报道,85后场外配资大佬李跃宗因涉虚拟盘被浦东警方控制。公开资料显示,金力泰背后,也闪现有李跃宗的身影。

 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调查,李跃宗控制一家私募平台——益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益家资本”)。这家公司旗下的一只产品——益家聚美3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,出现在金利泰三季末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,持有金力泰 348.31万股,持股比例为0.75%。

  不过,与大连圣亚、仁东控股、朗博科技等此轮崩盘股股价下跌幅度相比,此轮金力泰股价跌幅不算大。

  不知是否巧合,还有同一家私募基金管理公司的两只产品,同于2020年三季报进入了大连圣亚和金利泰。三季末,大连圣亚第10大流通股东为“上海盈嘉信投资管理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”(下称:上海盈嘉信)——盈嘉信多信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;金力泰第7大流通股东为“上海盈嘉信投资管理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——盈嘉信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”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益家资本和上海盈嘉信的办公地址相隔不远。基金业协会官网显示,益家资本的办公地址为浦东新区三林路200号2405室,而上海盈嘉信的办公地址为,浦东新区三林路200号1号楼305室。

  金力泰也有“金马甲”?

  2019年11月21日,第一财经报道,一家国字号机构两年内进出金力泰实际控制人的位置(《金力泰控股权二度易手,国资实控人亏6亿甩卖为哪般?》),该机构控股的上市公司持股平台,进出金利泰大股东之位,而“一进一出”,亏损6亿元,按股比,国字号机构亏损4亿元。

  资料显示,金力泰位于上海奉贤区,主营业务为汽车涂料和工业涂料,于2011年5月上市。吴国政是该公司主要发起人。

  近几年来,金力泰的实际控制人变来变去,股价也随之大起大落。

  2016年初至2018年年初的股价反弹行情中,金力泰的股价于6元左右起步,涨至2018年年初的16.8元的最高位(前复权价),超过了2015年6月的13.2元最高位。正是在2018年初股价高位,吴国政将手中股权悉数转让给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控制的宁夏华锦。

  近期自11月25日以来,仁东控股连续14个跌停,倍受市场关注。仁东控股从2019年11月股价16元多,涨至2020年11月中旬的64元多。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海科金集团”)于上涨前托管,成为实控人,暴跌前又解除实际控制,一番操作颇引争议。

  与仁东控股类似,金力泰也有自己的“海科金”。只是金力泰在国资进入后的股价,以及资本运作的手法,与仁东控股呈现完全相反的表现。

  与海科金进入仁东控股后股价猛涨的情形相反,国字号机构入主后,金力泰股价不涨反跌,2019年11月控制权股份转手给大禾实业时,股价已由16.8元的高位,跌至5元左右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国字号机构进入不久,金利泰因资产重组事项而停牌。停牌期间,公司公告称,拟采用现金交易方式购买北京富吉瑞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不低于 80%股权。

  4个月后,公司称交易方案尚未最终确定。复牌后股价随即连吃8个跌停。1个月后,公司宣布终止这笔收购。此后金力泰的股价一直围绕在5元上下波动。

  正是在股价低迷期间,刘少林从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手中,以5.07亿元接手金力泰控制权股份。一进一出,国字号机构持股部分亏损4亿元。

  此前有律师对记者分析称,国字号机构所控制的持股平台,也许并没有真正亏损。

  刘少林获得金力泰实际控制权后一个月,中国国防金融研究会注销。中国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显示,其注销时间为2019年12月。

  有资深市场人士分析称,现在看来,不排除躲在国字号机构身后的,就是金利泰真正的控制人刘少林。通过“金马甲”加持,以及操纵“资产重组失败”,刘少林实现了让吴国政不亏损出局,自己又低价拿到筹码的目的。

  2020年股价拉升期间,金力泰公告各种利好,除降本增效、出台股权激励外,还宣布与产业资本联手合作,以及宣布全面进军附加值更高的乘用车领域,全力打造“标杆民族企业”等。同时, 公司宣布2020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155%。

  熟悉李跃宗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“配资大佬”李跃宗进入金力泰,不排除刘李联手拉抬股价的可能,在2020年用了半年时间,将股价拉涨近5倍,以兑现此前进入的筹码。

  12月14日,金力泰收盘价为12.33元/股,以此股价计,刘少林于2019年11月以5.07亿元对价买入的15%金力泰股权,市值还有9亿元。

浏览: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张掖市生甜化学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